优德体育网投

中国网

富贵与清雅:清代仕女画家笔下的佳丽

富贵与清雅:清代仕女画家笔下的佳丽

时间: 2020-07-07 14:01:18 | 来源: 优德体育网投

(清)冷枚《雪艳图》(局部)

以仕女为绘画对象是古代人物画的重要题材,而仕女画从专绘贵族妇女到泛指以美人佳丽为主人公的绘画作品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自唐代以来,历代不少画家接触过仕女题材的绘画,其目的或为传教化、或为表现古代女性生活、或为抒发作者特殊情感。周昉、张萱乃唐时仕女画名家,后来的宋画仕女也相当流行,而明清时期是古代仕女画最为兴盛的时代。清代以画仕女著称的画家有以宫廷画派为代表的焦秉贞、冷枚,也有以文人画派为代表的费丹旭、改琦,其表现的仕女以闺秀与阴柔为主要特征。

宫廷富贵——焦秉贞与冷枚

(清)焦秉贞《历朝贤后故事图册(十二开)——戒饬宗族》

清代宫廷画家众多,画仕女的以焦秉贞和冷枚师徒为代表。康熙时期,焦秉贞成为天主教教主汤若望的门徒,官至钦天监五官正(从事天文历法事务)。而西洋传教士布道时常以宗教画为宣传工具,又因后期结识绘画大师郎世宁,因此在耳濡目染之下,焦秉贞学得了西画中透视和明暗等技法。山水、花鸟、人物画均是他涉猎的题材,而他的仕女画多有一股富贵之气,用笔细腻、设色明艳、意境悠远。

为宣扬封建的伦理纲常,给宫廷里的妃嫔们树立行为楷模,焦秉贞创作了《历朝贤后故事图》册12开。此图册题材取自西周文王之母、东汉明帝明德马皇后、北宋仁宗慈圣蓸皇后等勤俭仁厚、贤淑孝顺的妃嫔故事,而画中对题是由梁诗正书写乾隆帝在皇子时期所作的诗句,记录的是这些皇后、太后的事迹和对她们的评价。图中建筑物绘制采用欧洲焦点透视的方法,有别于中国的传统界画。而其中的女性人物形象均显柔弱,设色浓艳。

(清)焦秉贞《历朝贤后故事图册(十二开)——亲掖銮舆》

(清)焦秉贞《历朝贤后故事图册(十二开)——濯龙蚕织》

除去以绘画用来宣教化,焦秉贞所绘制的《仕女图》册描绘的是宫廷女子的日常活动。在得有空闲时,她们相约一起,在春光明媚的庭院中荡秋千、在亭台树荫下梳妆、在碧波中游船赏荷……游玩自娱的同时又不失端庄柔顺,使人思慕。而若细看画中女子,则会发现她们有着统一的装扮——即身穿汉服、头饰金钗。

(清)焦秉贞《仕女图册(八开)——松阁苼歌》

尽管清朝是满人的统治,但在一些图像中,雍正、乾隆诸帝却穿着汉服行乐,其实这种现象只是皇帝有意识的“虚拟”表达,意在加强自己作为皇帝与儒家圣贤身份的自我认同感。因此《仕女图》册中的女性虽穿汉服,但这一方面宣示着统治者对汉族女子的“占有”,一方面以汉族代替旗装则在审美上更能衬托女性娇柔的姿态。不论如何,从这些画作中我们仍能想象宫中女子的丰富生活。

(清)焦秉贞《仕女图册(八开)——桂香濯月》

(清)焦秉贞《仕女图册(八开)——莲舟晚泊》

(清)焦秉贞《仕女图册(八开)——柳院秋千》

师从焦秉贞的宫廷画师冷枚也是画仕女的高手,其所表现的一般也是贵族女性。与焦秉贞的《历代贤后故事图》相似,冷枚的作品《十宫词图》册描绘的也是历代贤德后妃或贵妃女子的故事,教育意义浓厚,题诗为梁诗正所写弘历继位前所作的诗句。

然而,鉴于此图册只是承担着“成教化、助人伦”的功用,册中建筑并非历代宫廷建筑,而只是充当人物故事的背景,且带有更多装饰性色彩。冷枚所用的“海西画法”是在中国传统界画的技法上,运用透视法增强画面的空间深度感,并以明暗关系区分阴阳向背。

(清)冷枚、梁诗正《十宫词图册(十开)——楚宫》

(清)冷枚、梁诗正《十宫词图册(十开)——汉宫》

(清)冷枚、梁诗正《十宫词图册(十开)——吴宫》

提到冷枚,就不得不提到他的一件经典作品——《春闺倦读图》。画中表现一女子一手托腮、一手握书的倦怠形象。女子身边的一切事物都颇为讲究,悬于墙上的画幅、笛子;立于花架上的瓶花;卧于脚边的小狗以及精致古朴的家具……无一不衬托出此女的“大家闺秀”之感,而其素色衣裙和素色花钿也为她增添了几分妩媚气韵。闺中虽寂寞,但仍不失生活情趣。

(清)冷枚《春闺倦读图轴》(局部)

焦秉贞与冷枚师徒活跃于康雍乾三朝,为宫廷绘制了大量作品,不论是仕女还是宫中生活场景都透露出富贵气象,端庄典雅,而他们所使用的“海西画法”则是中西结合的结果。

文人清雅——改琦与费丹旭

生活年代稍后的仕女画家改琦与费丹旭则与焦秉贞与冷枚所画的仕女有着截然不同的面貌,前者属于文人画派,所画仕女更显阴柔、淡雅飘逸。改琦出生于文人荟萃、书画鼎盛的松江(今上海)地区,青少年就有了一定的艺术成就,后周游江南周边各地,领略江湖名胜、交游众多文人。

改琦善画人物、花竹,尤以仕女画最为著名。其仕女画学远近名家之法,尤推崇明唐寅、仇英等人落墨洁净、设色妍雅的气韵格调,造型纤细、敷色清雅,创立了仕女画新的体格,时人称“改派”。《柳荫逸趣图卷》中出现七位女子,分别表现采摘花草、对镜理妆、静坐闲谈的场景,树石背景简逸,人物与景物的勾勒、设色技法均学自仇英。

(清)改琦《柳荫逸趣图卷》(局部)

他的另一件作品《元机诗意图轴》画面也相当简洁,仅有一神情落寞的女子侧坐于藤椅上,左手持一书卷。作者用轻柔简练之笔、以浅淡的墨线勾勒出元机的身形,展现出一位身材瘦削、面容憔悴、目光幽怨的仕女形象,这正是文人画家刻意追求的“清淑静逸”之趣。

(清)改琦《元机诗意图轴》

与改琦齐名的另一位清代仕女画家是费丹旭,其父费宗骞善画山水,少时深得家传,后游迹于江浙闽山水间,与当时的书画家多有往来。费丹旭善画山水、花卉,而他笔下的美人颇有“小家碧玉”之态,优美自然。《探梅仕女图轴》描绘了一位采梅仕女,她站在溪石上,左手抱着梅干,右手欲攀树探梅,一位面容俊俏、身材婀娜、俏皮可爱的女子跃然纸上。此画笔墨细柔、设色淡雅,体现出费丹旭仕女画的特色。

(清)费丹旭《探梅仕女图轴》

《十二金陵图册》是根据曹雪芹名著《红楼梦》中对林黛玉、薛宝钗、李纨、史湘云等12位女性的描述而绘制出栩栩如生的女子形象。所有图像均为“一景一人”的配置,背景为山石、树木、房舍,执扇扑蝶为人谨慎的宝钗、持锄葬花孤高清冷的黛玉、端坐书旁曼妙温柔的妙玉等人的气质在淡雅的环境中被衬托而出。清秦祖永《桐阴论画》言费丹旭“补景仕女,香艳中更饶妍雅之致,一树一石,虽未能深入古法,而一种潇洒之致颇极自然。”

(清)费丹旭《十二金钗图册(十二开)——宝钗扑蝶》

(清)费丹旭《十二金钗图册(十二开)——黛玉葬花》

若细看费丹旭笔下的各类女性,她们都有着鸭蛋脸、柳叶眉、樱桃小口,并有朱红点唇,身材瘦削,似有种“弱不禁风”之感,这不仅与改琦所表现的女子形象大体相同,而且反映着当时仕女画的审美风尚。

(清)费丹旭《十二金钗图册(十二开)——妙玉品茶》

(清)费丹旭《十二金钗图册(十二开)——李纨读书》

仕女画在清代尤其受欢迎,其地位甚至与山水、花鸟等题材比肩,女子的刻画也不再局限于贵妇,而能关注到仙女、农村妇女、小说戏曲人物、历史人物、青楼女子等各类身份的女性。然而,不论是宫廷画家焦秉贞、冷枚还是文人画家改琦、费丹旭,女子的“纤弱”特质都被他们视为审美追求,这也深刻地体现在他们各自的作品中。(作者:孔霞莉)


近期,“江南佳丽——苏州博物馆藏仕女画精品展”正于苏州博物馆展出,展品汇集清代中期至近现代的仕女画,其作者既有仕女画名家如费丹旭、改琦,亦有一些名不见经传而难得一见的小名家。

展览名称:江南佳丽——苏州博物馆藏仕女画精品展

展览地点:苏州博物馆二楼吴门书画展厅

展览时间:2020年5月18日——8月16日

 


富贵与清雅:清代仕女画家笔下的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