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德体育网投

中国网

2020夏季伦敦艺术周 因疫情开放数字展厅

2020夏季伦敦艺术周 因疫情开放数字展厅

时间: 2020-07-10 10:25:55 | 来源: 优德体育网投

2020伦敦夏季艺术周数字展厅(LAW DIGITAL)入口 网址:https://londonartweek.viewingrooms.com/viewing-room/

2020年夏季伦敦艺术周于2020年7月3日至10日期间开放全新打造的线上博览会。此次艺术周迎来了众多支持该活动多年的参展商和一些新面孔共50余家画廊。新参与者有来自巴黎的Canesso画廊和Jacques Leegenhoek,马德里的NicolásCortés画廊,Daxer&Marschall和慕尼黑的Arnoldi-Livie,意大利的参展商有来自米兰主营雕塑的沃尔特·帕多瓦尼(Walter Padovani)罗马的AntichitàAlberto Di Castro Srl,博洛尼亚的意大利艺术经销商Bottegantica,以及摩德纳的Enrico Ceci Cornici Antiche,他们专门代理精美的古董镜框。来自美国的新参展商如Jill Newhouse Gallery和Mireille Mosler。伦敦本土画廊今夏参加艺术周的一些新面孔包括斯图尔特·洛赫黑德雕塑(Stuart Lochhead Sculpture),奥斯本·塞缪尔有限公司(Osborne Samuel Ltd),潘特·霍尔(Panter&Hall),本杰明·普鲁斯特公司(Benjamin Proust Fine Art Ltd)和Offer Waterman。Sladmore Gallery和Philip Mold&Company在阔别几年后,又重新回归艺术周。这些世界上知名的画廊把古今大师的杰作带给观众,从古埃及到现代英国,展出的作品跨越了近五千年的历史。

贾科莫·拉斐利(Giacomo Raffaelli,罗马1753-1836),微缩桌面和普林尼的鸽子。19世纪上半叶。尼禄-安提科大理石,133.5×70厘米。(52½×27½英寸)图片由Brun Fine Art提供

伦敦艺术周的参展商界面 图片来自London Art Week官网

为应对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伦敦艺术周创建了一个新的在线平台(LAW DIGITAL)。为保证此次活动的合作性质,也接纳包括拍卖行、博物馆合作伙伴以及艺术界赞助商的支持。新平台的一个主要特点是将不同的系列作品重新整合,通过可视化的空间把不同参展商的作品按照类别放在一起展出。

数字展厅提供的艺术作品分类,包含古典艺术﹑两次大战之间的艺术﹑战后艺术﹑艺术中的女性等类别 图片来自London Art Week官网

观众进入阅览室的界面(viewing rooms) 图片来自London Art Week官网

伦敦艺术周(London Art Week)网站上的经销商页面将为每个画廊提供最多25件作品的位置,数字展厅(LAW DIGITAL)中配有视频、电影剪辑、文章和展览目录等辅助材料。截止发稿时,他们希望一些伦敦的经销商也来开设他们的展位。一个详尽的数字目录将伴随2020年夏季的伦敦艺术周。

单幅作品的阅览界面,藏家可以下载详细的作品信息,也可以联系画廊询问相关事宜 图片来自London Art Week官网

人文与肖像主题

今夏,许多展览都把主题聚焦在人本身,其中包含了很多精彩的肖像作品——也许处于隔离状态的生活使我们意识到,人脸所表达或遮蔽的东西是多么重要。卢洛·庞波利德(Lullo•Pampoulides)画廊从我们当前非常时期的环境中汲取灵感,正在策划一个肖像展览:《无声的对话:16至20世纪的肖像》,而Galleria Carlo Virgilio&C.画廊则推出了展览《Faces 4》,包含一系列意大利自画像和肖像画(大多是20世纪初期的),这些被遴选的作品都因其高质量和趣味性在市场中独树一帜。

弗朗切斯科·保罗·米切蒂(Francesco Paolo Michetti,1851 - 1929 )  "阿利吉", 来自作品"约里奥的女儿"的局部研究, 1888-1895 年 纸上色粉混合媒介 700 × 500 mm. (27 ½ × 19 ½ in.) ©LULLO • PAMPOULIDES

瓦尼·罗西(Vanni Rossi ,1894 - 1973)自画像 1922 年 布面油画44.7 × 34.5 cm. ©GALLERIA CARLO VIRGILIO & C.

萨姆·福格(Sam Fogg)画廊汇集了40件雕塑、绘画彩色玻璃和彩绘手稿作品,展现的则是中世纪的面孔,这些艺术品都是由13至16世纪欧洲艺术家创作的。该展览将通过各种各样的物品来展示我们中世纪前辈的兴趣和忧虑,他们追寻人类存在的本质,其实与生活在今天的人们没什么不同。

尼古拉斯·弗罗门特 (School of Nicolas Froment,1435 - 1484) 下跪的捐助者 c. 1470 Oil on panel 43.1 × 34.3 cm. (17 × 13 ½ in.) ©SAM FOGG

来自马德里的新参展商尼古拉斯·科尔特斯画廊(NicolásCortésGallery)带来了一张非常出色的由博洛尼亚画家Bartolomeo Passerotti创作的绅士肖像,这是艺术家独创的 “舞台式”肖像画的代表,坐着的人被描绘成“运动中”的状态。

巴托洛梅奥·帕塞罗蒂(Bartolomeo Passerotti,博洛尼亚1529-1592)绅士肖像 1575布面油画93×74厘米 (36.61×29.13英寸)©NICOLÁSCORTÉS画廊

时隔几年后,回归伦敦艺术周的菲利普莫尔公司(Philip Mold&Company)带来的的肖像作品也很抢眼,其中的亮点包括安东尼·凡·戴克爵士,邓肯·格兰特,彼得·利利爵士的作品。还有一张詹姆斯·惠斯勒(James Abbott McNeill Whistler)以巴特西桥和天鹅小酒馆为背景的肖像,它由惠斯勒的朋友沃尔特·格雷夫斯(Walter Greaves,1846-1930年)于1869年绘制。

沃里克伯爵夫人(Master of the Countess of Warwick ,活跃于1560年代)玛丽·蒂希伯恩(Mary Tichborne)肖像 41×28厘米 木板油画 1565年 ©Philip Mold&Company

艺术中的女性

有几场关于女性艺术家的展览:本·艾尔维斯美术馆将展示瑞典艺术家安娜·卡特琳娜·邦伯格(Anna Katerina Boberg,1864-1935)的画作。她几十年的创作都围绕着挪威海洛弗顿群岛周围的冰川、海洋和极昼。邦伯格甚至参加了1911年由瑞典王室资助的科学考察,她的画作曾在瑞典古斯塔夫五世,以及挪威和丹麦王室赞助的“斯堪的纳维亚艺术”美国巡回展上展出。

威廉·盖尔(英国1823年-1909年)被俘者的逃亡,1856年 布面油画125×96厘米 ©BEN ELWES FINE ART

凯伦·泰勒画廊举办了一个关于英国女艺术家的展览“1780-1890——纸上作品选”。凯伦说:“女艺术家的作品在艺术史上为我们提供了重要的平衡,值得庆贺的是,它逐渐成为主流。(因为她们的工作)在学术领域之外,女艺术家没有得到男性同行的关注”她希望 “这部分作品……将有助于当下人们重新评价她们的艺术。”在这些艺术家中,有夏洛特女王和维多利亚女王的植物画家奥古斯塔·英尼斯·威瑟斯(Augusta Innes Withers,1792-1877)还有皇家园艺学会画家伊芙琳·德摩根(1855-1919)她也参加了最近在国家肖像画廊举办的“拉斐尔前派展览“。

爱丽丝·玛丽·钱伯斯 女人的画像, 1890年 编织纸上的红色粉笔418×350毫米 (16⅜×13¾英寸)©Karen Taylor Fine Art

特色展览

新参展商斯图尔特·洛克希德雕塑公司(Stuart Lochhead Sculpture)与伦敦格奥尔格·劳伊,昆斯特卡默公司(Georg Laue,Kunstkammer Ltd.)联合举行了一个展览:“壁橱:从文艺复兴到现代”。“壁橱”(studiolo)是一个供学者和收藏家收纳珍宝、阅读书籍、研究科学仪器和思考人文世界的私人空间,收藏家可以在这里与同行或鉴定师分享知识和交流看法。这一联展以文艺复兴时期收藏家的方式将新旧作品融为一体,并与更多观众分享书房的私人世界。

(16至17世纪)格奥尔格·劳埃(Georg Laue)16至17世纪艺术品的收藏柜80×60厘米 (31½×23½英寸)©Georg Laue,Kunstkammer Ltd 

其中值得一提的作品包括一个带有格里芬头饰的八角形青铜臼,它由德国克利维斯地区青铜艺术的创始人阿尔伯特·哈赫曼创作于1547年,这件作品被誉为他首屈一指的作品。另外一件罕见的雕塑来自卢浮宫,它是泰奥多尔·热里科(Théodore Géricault,1791-1824)用灰浆浇筑的蜡模,用来给他1819年的作品《梅杜萨之筏》做创作稿。

阿尔伯特·哈赫曼(Albert Hachman,Cleves,1520-1559)带格里芬头饰的八角青铜臼,1547年 青铜 高度:15厘米©Georg Laue,Kunstkammer Ltd 

奥古斯特·让·梅尔·卡博内(Auguste Jean-Maire Carbonneaux,1769-1843)赫拉克勒斯, 1819年青铜 高度73厘米。(29英寸)©STUART LOCHHEAD SCULPTURE

“艺术与家庭空间”是Trinity Fine Art的展览主题,旨在重建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的家庭空间。艺术在家庭中最重要的功能之一就是彰显居住者的身份,这些藏品都是给住在别墅和宫殿里的人们定制的。亮点包括三件带有皇家气质的肖像:亚历山德罗·隆多尼(Alessandro Rondoni)的两件大理石胸像,和贵族佛罗伦萨科西(Florentine Corsi)家族藏品中马里奥·巴拉西(Mario Balassi,1604-1687)的画作。

亚历山德罗·隆多尼(1644年-1710)侯爵·乔瓦尼·迪·雅各布·科西(1600-1661)的半身像,1685年大理石高度:72厘米。©TRINITY FINE ART

斯蒂芬·昂平(Stephen Ongpin Fine Art)致力于赞美自然,主题为:“自然的魅力:植物和动物”。该展览从450年来的自然历史主题绘画中选择作品,并追溯16世纪至今这些绘画灵感的根源,观众可以在网上观看,也可以在伦敦的St James画廊中欣赏。展览将包括约40幅自然历史主题的素描和水彩画,价格在1,000英镑至150,000英镑之间。它配有完整的插图数字目录,其中包括几位在世艺术家的作品。

雅克·勒·莫因·德·莫格斯(Jacques le Moyne de Morgues ,1533 - 1588)  球型的朝鲜蓟,1565年 纸上水彩和水粉画,裱框线为棕色墨水和水彩 140×101毫米 ©Stephen Ongpin Fine Art

梅尔基奥·洪德科特(Melchior d'Hondecoeter,1636 - 1695)孔雀研究 1660年代 钢笔和黑墨水205 × 315 mm. ©Stephen Ongpin Fine Art

新参展商Panter&Hall呈现了史蒂芬·斯普里耶(Steven Spurrier,1878-1961)被遗忘的作品。他是一位艺术家,作家兼海报设计师,并且是他当时最成功的插画家之一,在过去的50多年中,他定期为《图说伦敦新闻》、《素描》、《广播时报》以及许多其他英国、美国和德国的出版物撰稿。他是亚瑟·兰索姆(Arthur Ransome)的经典著作《燕子和亚马逊》的第一位插画家。他的绘画作品集放在一个旧谷仓里,当他的财产被出售时,这些作品才被他的家人发现。

史蒂芬·斯普里耶  《九十年代》  1948年 木板上的布面油画 51 × 61 cm. (20 × 24 in.) ©Panter&Hall

第一次参加伦敦艺术周,主营现代英国艺术的画廊Osborne Samuel Ltd将在线上平台中展示两方面特色,其一是保罗·纳什和华纳·内文森(CR Wynne Nevinson)的罕见版画以及他们的圈子,还附有有完整的数字目录和短片;其二是关于英国现代艺术的展览,侧重战后英国重要的雕塑家和画家,包括约翰·克雷斯顿(John Craxton)庄园内未曾发现的作品,以及弗兰克·奥尔巴赫、莱昂·科索夫、本·尼科尔森、伊冯·希钦斯、维克托·帕斯莫尔、格雷厄姆·萨瑟兰德、基思·沃恩(Keith Vaughan)和克里斯托弗·伍德(Christopher Wood)重要的纸上作品。另外还包含有影响力的雕塑家林恩·查德威克(Lynn Chadwick)、亨利·摩尔(Henry Moore)和威廉·特恩布尔(William Turnbull)的雕塑作品。

大卫·邦伯格(David Bomberg,1890-1957)系泊天桥,1935年 布面油画 50.4×66厘米 ©Osborne Samuel Ltd

弗兰克·奥尔巴赫(1931年生于柏林)JYM III负责人 1980年 纸本木炭 762×584毫米 ©Osborne Samuel Ltd

重返伦敦艺术周的Sladmore画廊受当前环境的启发,将展出一些通常在他们的藏品中看不到的重要雕塑。主要作品中包括一组缩小版的《加莱义民》,由奥古斯特·罗丹在完成真人大小的塑像后重新创作,勒博塞于1895年至1903年间为他铸造了这些作品。已知的六组缩减版的雕塑,其中两组陈列在博物馆里。目前,这组雕塑正在法兰克福的施泰德博物馆参加最大、最完整的印象派雕塑展,展出的作品来自世界各大博物馆。博物馆刚刚重新开放,展览已经延长到10月底。

奥古斯特·罗丹(法国,1840年-1917年)姐妹,1890年-1891年青铜高度:39厘米 ©Sladmore Gallery

托玛索兄弟画廊(Tomasso Brothers Fine Art)呈现了题为“雕塑博物馆”的展览:鉴于观众现在无法亲自参观,展览把世界各地博物馆中的一部分雕塑作品集合在一起带给观众。其中包括图拉真皇帝(98-117年在位)的肖像——那位被元老院授予“最佳元首”称号的人。该头像在罗马雕刻完成,与公元2世纪的那件藏于卢浮宫的图拉真白色大理石肖像密切相关,它以前在罗马的阿尔巴尼家族中享有盛名。同一收藏系列中包含此作品的第二个版本,现藏于罗马的Musei Capitolini博物馆。

罗马 一个年轻女子的头像  1830年 白色大理石 高度:54厘米。©Tomasso Brothers Fine Art

亮点–纸上的绘画和作品

今年的个体亮点之一是塞萨尔·弗朗西(Cesare Franchi,1560-1598,又名Pollino)被新发现的一张作品。他在镀金的背景下用钢笔、铅笔和水粉画完美地描绘了圣母加冕的场景,她被圣女、演奏音乐的天使和起舞的儿童们包围着。该画作由比利时的经销商Klaas Muller带来参加展览。

塞萨尔·弗朗西,圣母的加冕 1590年 镀金背景上的钢笔,铅笔和水粉 139×96毫米 ©Klaas Muller

弗朗斯·普布斯(Frans Pourbus,1569-1622)一位女士的画像,1610-1620 布面油画 69×54.5厘米 ©Klaas Muller

与此相反,新的参展商加内索(Galerie Canesso)展示了17世纪意大利卡拉瓦乔主义和暗影主义风格中,运用明暗对照法的两个杰出案例:其一是彼得罗·里奇(Pietro Ricchi,1606-1675)描绘的两个人之间名为morra的激烈的硬币游戏;另一个叫“伊尔·鲁斯蒂奇诺(Il Rustichino)”则描绘了莎乐美与施洗约翰的头颅,作者是弗朗切斯科·鲁斯蒂奇(Francesco Rustici,1592-1626)。

弗朗切斯科·鲁斯蒂奇(Francesco Rustici,1592-1626)莎乐美与施洗约翰的头颅c。1624-1625年布面油画237.5×161厘米 ©Galerie Canesso

洛厄尔·利比森与乔尼·雅克公司(Lowell Libson & Jonny Yarker Ltd)展示了四幅19世纪中期的拼贴画精品,它们是约翰·宾利·加兰(John Bingley Garland,1791-1875年)的一组非凡的,几乎是幻觉的作品。他是一名成功的商人、加拿大的先锋政治家、公务员和神秘的“局外人”艺术家。他发展出一种技巧,将建筑模板和老大师的版画与自然历史的雕版印刷、经文段落、装饰纸和各种形式的墨水十字架相结合,形成大胆而怪异的图像,然后用红色墨水丰富而又精巧地 装饰成“血滴”的效果。正因为添加了血这一元素,才将这些维多利亚时代司空见惯的折衷拼贴画,转变为具有超凡力量的原始超现实主义作品。

约翰·宾利·加兰(John Bingley Garland)(1791-1875)血滴拼贴 1850-60年 版画、金粉、水粉和金漆的拼贴,纸本 钢笔和墨水 520×390毫米 ©Lowell Libson & Jonny Yarker Ltd

盖·佩皮亚特(Guy Peppiatt)画廊将展示约翰·罗斯金(John Ruskin,1819-1900)描绘瑞士东北马特宏峰的未完成的草图。罗斯金在旁边写道:“ 1849年马特洪峰上的积雪状况”,这使它成为对马特洪峰山顶的详细研究之一,该山直到1865年才成功攀登,也表明了罗斯金很早就对我们现在关注的“气候变化”感兴趣了。

约翰·罗斯金,瑞士东北部的马特宏峰,1849年铅笔水彩242×337毫米 ©Guy Peppiatt

亮点–雕塑和艺术品

戴斯梅特画廊(Desmet Gallery)带来了乔瓦尼·德拉·罗比亚的宏伟的作品(直径150厘米),它是一个用水果、蔬菜和花环装饰,并用琉璃和陶制作的镜框,它的年代可追溯到1520-1525年。

乔瓦尼·德拉·罗比亚(Giovanni Della Robbia,1469-1529 / 30)镜框,1520-1525年彩色琉璃 赤陶土 直径:150厘米 ©Desmet Gallery

沃尔特·帕多瓦尼(Walter Padovani)也是伦敦三位一体艺术(TRINITY FINE ART)的合伙人,他首次把他的米兰画廊带到伦敦艺术周。其中一件由卡诺瓦的新古典继承人里纳尔多·里纳尔迪(Rinaldo Rinaldi(1793-1873)创作的带有署名的赤陶雕塑,十分罕见。雕塑描绘了和平与正义的拥抱,底座上可以看到皇家徽章。该作品以前收藏于英国哈伍德伯爵的哈伍德宫(Harewood House)。

里纳尔多·里纳尔迪(1793-1873)正义与和平相拥,1845年 赤陶 高56厘米 ©TRINITY FINE ART

首次参展的恩里科·切奇古董镜框(Enrico Ceci Cornici Antiche)是镜框界的专家,专营精美的文艺复兴时期锡耶纳风格的画框,它们具有独特的镀金和蛋彩画装饰。在框的外边缘还涂有重复出现的象牙和镀金叶子图案。内部装饰着圣索维诺风格(Sansovino style)的浮雕雕刻饰品,在青金石色的背景上饰有金色的狮子形象,它们的整个历史可追溯到16世纪中叶。

威尼斯镜框N.3380,十六世纪中叶  尺寸:105.5×94.5厘米 ©Enrico Ceci Cornici Antiche

贝纳皮(Benappi)画廊带来了一件不寻常的东方主义风格的雕塑作品《摩尔人的半身像》,它的作者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意大利最著名的雕塑家之一戴维·卡兰德拉(Davide Calandra ,1856-1915)。作品是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阶段创作的,那一时期他专注于创作一系列历史和神话人物的半身像,也在其中融合了多种媒介,该系列作品曾于1888年在伦敦的意大利展览会上展出。

戴维·卡兰德拉 摩尔人的半身像,1887年赤陶和金属链 高度:72厘米 ©Benappi Fine Art

来自纽约,主营古代和现代艺术的画廊主米雷尔·莫斯勒首次参加伦敦艺术周,她表示“我真的很支持一个展示古代大师的平台,这可能是该领域唯一的技术对策。” 她补充道:“随着今年所有博览会的取消,我非常支持线上展厅和古代艺术的社群,因为我们在网络世界中找到了与国际观众交流的新途径”。(来源:artdaily,编译:鲍明源,图片均来源于 LondonArtWeek官网)


相关文章

2020夏季伦敦艺术周 因疫情开放数字展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