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德体育网投

中国网

《绿色背景四裸女》2.58亿成交 成为常玉个人第二高价

《绿色背景四裸女》2.58亿成交 成为常玉个人第二高价

时间: 2020-07-10 15:13:34 | 来源: 优德体育网投

《绿色背景四裸女》

2020年7月8日晚,香港苏富比春拍“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举槌,接续去年蔓延全亚洲的“常玉热”,本场苏富比也隆重推出了常玉1950年代的作品《绿色背景四裸女》,估价2.2亿,为7月香港拍卖季最贵拍品。

当晚,该作以1.6亿港元起拍,在12分钟里经历20余口激烈竞争,最终落槌于2.25亿港元,加佣金2.583亿港元,为常玉作品拍卖第二高价,仅次于去年以3亿港元成交的《五裸女》。

经历了1930年代纸醉金迷的巴黎风华,走过40年代的遍地烽火,常玉的艺术在50年代进入了截然不同的新阶段。以裸女题材为例,常玉早年大多以单一女子为主角,而50年代后所创作的裸女群像,并以前所未见的大尺幅来彰显其气势。

常玉(1900年10月14日—1966年8月12日),本名常有书,1900年10月14日生于四川顺庆(今南充市),1966年在巴黎因煤气泄漏去世,近现代著名画家。

少时家境殷实。1919年常玉以留法勤工俭学的方式前往巴黎,与徐悲鸿、林风眠熟稔,常玉的艺术观点却与他们不同,他不进美术学院进修,常在咖啡馆里一边看《红楼梦》或拉着小提琴一边绘画。常玉在艺术上坚持我行我素,追求精神自由,他经历大起大落,一生默默无闻、不被赏识;而今,西方公认他为世界级的绘画大家,被誉为“中国式的莫迪利阿尼”。

常玉《金毯上的四裸女》。图/台湾历史博物館提供

艺术家当年为筹备台北历史博物馆个展而创作、及后成为重要馆藏之《金毯上的四裸女》,便是以四裸女为主角,而《绿色背景四裸女》在常玉裸女群像当中,更堪称画面最为精彩活泼、创作过程最为严谨考究。《绿色背景四裸女》俯卧四位裸女,她们姿态、发色、脸容各有不同,似乎正佯倘于夏日的青翠草地,享受一场温暖惬意的日光浴。

常玉自早年创作以来,凡遇到极其喜爱或满意的构图,均会在创作第一件作品后重新挑战,以不同的色彩与线条运用再作第二件,《绿色背景四裸女》即属此例:本作诞生前后,常玉创作了画面相近而尺幅略小、三裸女为构图的《裸女与高跟鞋》,以及之后的《四裸女》。

左:《裸女与高跟鞋》,行踪不可考,右:《绿色背景四裸女》

《四裸女》,2001年成交于台北羅芙奧

若以《绿色背景四裸女》与这两幅对比,可见《裸女与高跟鞋》采取较写实的表现手法,应属最早完成的一幅;《四裸女》背景以留白处理,专注呈现裸女曼妙的肢体线条,而《绿色背景四裸女》则集《裸女与高跟鞋》以及《四裸女》之大成,在虚与实的空间处理手法之间觅得最完善的平衡,给予观者丰富的想像空间,尺幅也是当中最大的一幅。由此推断,《绿色背景四裸女》是常玉毕生所有作品当中,唯一先后创作三幅完整油画才终告诞生之巨作,体现艺术家反覆锤炼画面的匠心,以及对于《绿色背景四裸女》的重视。

《绿色背景四裸女》四位美人姿态相异,构图上巧妙呼应传统中国山水画的独特思维:西方裸体艺术,数千年来都是以眼前所见的写实为依归;中国古代山水,则遵从主客相融的审美方式。常玉本着东方的视野观看裸女,将裸体的呈现归于自然,为《绿色背景四裸女》赋予山水画意。

其瑰丽艳绿的背景,则映照出“汉绿釉”的悦目光辉。在中国传统文化里,青色是象征生命的颜色,《释名·释采帛》里即有道:“青,生也,象物之生时色也”。青绿因生机盎然、春气荡漾而受到尊崇,常玉在本画运用此色,将他广阔无垠、生机无限的精神宇宙也体现其中。

《绿色背景四裸女》2.58亿成交 成为常玉个人第二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