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德体育网投

中国网

卖“疯”了上海双艺博 国际画廊亮相中国市场的不同路径

卖“疯”了上海双艺博 国际画廊亮相中国市场的不同路径

时间: 2020-11-13 11:03:33 | 来源: 优德体育网投

2020西岸艺博会现场

文/张桂森

被期待了一年的线下实体艺博会,上海的西岸艺博会和ART021早早被寄予众望。中国作为目前全球仍能正常举办艺博会的国家,这两家艺博会无疑代表着现有存量里的最高规格。随着媒体及社交朋友圈的欢呼,这两场线下艺博会VIP的第一天就基本已宣告战役告捷,不少人表示预估市场会卖“疯”,但没想到的是卖得会这么快,不少画廊从业者表示这一届的藏家的手快,史上罕见。

2020 ART021艺博会现场

在全球仍处疫情持续爆发阶段的背景下,早先不少人对国际画廊在中国内地博览会的出场表示了担忧,庆幸的是,总能找到办法的,而且可能还不止一个。在西岸艺博会和ART021的呈现上来看,基本有以下四种不同路径:一、早已在中国市场深耕,设有分机构或办事处,在内地长期雇有员工;二、寻找到艺博会主办方或相关机构单位托管,后续跟进接洽和销售;三、与中国内地画廊合作,拼展位;四、老老实实隔离14天,“千辛万苦”亮相艺博会。

2020 ART021艺博会现场

目前看来,两个艺博会虽然国际画廊数量上稍有减少,但总体上保持着不错的数量,而且据媒体报道,销售成绩大都可观。大家戴上口罩,突破隔离搭建国际链接,可能不一定是销售成绩最好的一届,但也算得上意义非凡的一届了。此外,应该向14天的集中隔离的参展单位表示respect,疫情并没有阻挡他们开拓中国市场的脚步。

西岸艺博会豪森·沃斯画廊展位现场

第一种是早已在中国市场深耕,设有分机构或办事处的外资背景的国际画廊机构。这些画廊无一例外的选择了继续参展,不少画廊则选择了两个艺博会都参加。

豪森·沃斯画廊七年来从未缺席西岸艺博会。资深总监蔡荔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北京到香港,我几乎是目睹着亚洲艺术的每一步发展。对于疫情下的博览会来说,我相信今天观众最开心的是可以看到原作,这和透过屏幕观看作品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西岸艺博会立木画廊展出拉里·皮特曼作品

立木画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提到,由于全球艺博会的取消,立木画廊也组织了一些线上项目。但因为在西岸艺博会的经验一直非常正面,因此决意回来第三次参与艺博会。画廊人员表示,从九月份就开始回来隔离,是致力要准备好此次西岸博览会,很高兴能把画廊最精彩的一部分作品带给中国观众。据悉,此次立木画廊展出了艺术家在疫情期间的一些创作,大部分作品在vip当天均已售出了。

西岸艺博会白立方画廊展出乔治·巴塞利兹作品

白立方香港副总监唐佩贤博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表示,因为疫情的缘故,她6月份回来后就隔离,没有再回过香港。“到现在,基本上全球都没有一个艺博会是线下能够开幕的,上海西岸艺术博览会的举办,让我有一种重生的感觉。”

杜梦堂亚洲区总监郑瑜欣也同样持此看法,她认为,虽然疫情似乎正在让一切都陷入混乱,但同时这也是一个让人进行重新思考的时机,而这种思索将与艺术紧密联系。相信人们对美之关切,对艺术所能带来的精神财富之渴望只会比以往更甚。

2020 ART021现场

不少国际蓝筹画廊在艺博会上呈现的展览以群展为主,可以说是打出正常的“安全牌”。白立方亚洲区总监周晓雯就提到,从画廊的角度,“每一年都会秉承着让中国藏家和观众了解西方当代艺术正在发生什么的理念,以群展的方式来参加该博览会。”

当然,国际画廊的销售基本达到甚至超越了预期,据悉,西岸艺博会销售额达到千万级别的画廊至少有两家或以上,其中就有白立方画廊及里森画廊等。其中,单是白立方画廊的成功售出的一件乔治·巴塞利兹的大尺幅作品,单价就达到了97.5万美元(合人民币760万元)。

西岸艺博会贝浩登展出瑞典艺术家克拉拉·克里斯塔洛娃专场

当然也有像在上海设有空间的贝浩登和阿尔敏·莱希是呈现艺术家个展,作为画廊上海空间展览的延续。每年挑选一位西方艺术家在西岸艺博会展出个展是贝浩登一直以来参加西岸艺博会的策略,贝浩登香港及上海总监黄知衡表示,尽管在国际藏家仍无法入境的情况下,依靠中国本地藏家的购买力消化这些作品也完全没问题。贝浩登在展陈上每年也都别具一格,此次则呈现瑞典艺术家克拉拉·克里斯塔洛娃(Klara Kristalova)在亚洲的第二场个人展览,展位以一座布满苔藓和植物的景观小岛为主角,艺术家的绘画和陶瓷雕塑作品分布于小岛和展墙。

此外,也有像Crossing Art这样的国际画廊,在中国早设有办事处,但在疫情泛滥的特殊的2020年选择第一次参加上海的艺博会,结果收获颇丰。Crossing Art在西岸艺博会开幕当天就已预售了原计划展出的大部分作品,导致展位上的作品大都是在计划外的作品。

西岸艺博会 Crossing Art展出秦风作品

Crossing Art是成立在美国切尔西的画廊,主要关注香港、韩国、印度、韩国等亚洲地区的艺术家。虽画廊此前曾在中国落地一些艺术项目,画廊依旧期待此次参展,能认识一些新的客户。Crossing Art本次展会带来的艺术家秦风、沈敬东、圆大西、王珏、卡佳·洛尔(Katja Loher)、史蒂芬妮·怀尔德(Stephanie Wilde)等的作品。 

开幕当天就已经预定的作品包括:秦风的作品,沈敬东2万美元以上的新作都已售出,圆大西也有两件作品已售出。另外,画廊带来的年轻艺术家王珏的一组装置吸引了诸多藏家互动,VIP当天已售出12件。

西岸艺博会 Crossing Art展出圆大西作品

越是在特殊的时期,人们越是需要艺术去振奋人心,到“艺术圣殿”找寻慰藉。而这种慰藉不分国界。就像从创立之初就致力于东西方文化交流的Crossing Art,这份初衷在成立至今的12年间转化成为明确的定位和运营策略。

Crossing Art的创始人Catherine Lee提到,此次参加西岸艺博会,一方面通过展示对接不同类型的藏家群体,更重要的是展现和传播画廊的内在文化理念。“我们希望能一直参与中国的博览会。在切尔西艺术区的临街画廊里,只有我们一家是由华人创立的画廊,仍然是一个小众群体。但同时因为我们的独特定位和资源,得到了很多喜欢亚洲艺术的藏家和公众的关注。我经常和朋友们说,鼓励中国画廊也到纽约开设空间,在国际舞台上留下脚印。”

ART021艺博会尼克典姆画廊现场

另一种方式是托管模式。来自ART021艺博会上的美国画廊尼克典姆,早早将作品交与上海自贸文投运输至国内,再由ART021对作品进行托管,进行对外展示和藏家信息收集,为藏家提供作品的同时,也将藏家信息交由画廊后期联系和推荐作品。开幕当天,尼克典姆画廊现场带来Dominique Fung的个展,据悉这批作品均在展前售出。

ART021艺博会 AISHONANZUKA画廊展出Javier Calleja作品

首次参展的AISHONANZUKA画廊也类似如此,他们将作品交由上海本土公司运营,现场展售的西班牙艺术家Javier Calleja的两件绘画和一件雕塑作品得到十余位藏家询价,托管运营单位人员将藏家信息记录后交由画廊筛选或推荐相关艺术家作品,以此促成最终的销售。这样的托管模式,是得益于ART021主办方在3月与上海自贸文投签署战略合作。

和托管模式略有差异的是同行合作模式,有点像“拼展位”。在国际艺博会几乎停滞的情况下,多家画廊反映,自疫情以来参加线上艺博会所带来的收益甚微,为了获得更多展示,画廊与画廊之间的合作及展位共享形式成为一种替补模式。

西岸艺博会蜂巢携手隐丘推出七户優个展

比如像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此次在西岸艺博会上就联手一直有合作来往的东京隐丘画廊,联手推出的日本艺术家七户優的个展,展位现场进行了精心布置,墙面配合艺术家的作品重新刷了颜色。2018年,七户優曾在北京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举办大型个展“东京私语”。此次艺博会上则展示了艺术家七户優近年及最新画作,以及1990年代以来各时期的数件作品,这些作品被缤纷的墙纸衬托着,成为一座独处的、幻想的戏剧化空间,这也是七户優在上海的首次个展。

西岸艺博会科林沁格画廊、工作室画廊展位现场

西岸艺博会上,首次参展的工作室画廊选择了与来自维也纳的科林沁格画廊(Galerie Krinzinger)共享展位。工作室画廊已成立五年,目前在上海有两个空间,分别以艺术家驻留项目和展览为主要功能,画廊带来刘家冬、欧鸣及张杨彪三位艺术家作品,价格区间在5万-10万人民币之间不等。此次挑选的艺术家都是在画廊已有过三个个展以上的艺术家,其中欧鸣的最新作品《花园》在西岸艺博会的现场单元展出。首次参展以共享展位的形式对于画廊而言能有效控制成本,一次性价比极高的试水。

MINE PROJECT展位

来自中国香港的年轻画廊MINE PROJECT是为数不多的隔离14天亮相西岸艺博会的画廊之一。对于一家成立于2019年的当代艺术画廊来说,突如其来的疫情显然是当头棒喝。这个类型的画廊正处于急需亮相的藏家原始累积阶段,他们显然需要更多的艺博会亮相来获得关注。MINE PROJECT主营年轻艺术家,通过一系列创意实践来反映当代社会面貌,并且用极具实验性的艺术作品创造着属于他们的时代美学。像这样的关注年轻的实验性艺术的机构来讲,义无反顾早早奔赴内地,完成14天隔离,就为亮相可能本年度唯一的线下艺博会,勇气可嘉。好在收获颇丰,据悉在VIP当天,已收获不少销售和预订。

通过不同路径参与上海双艺博的国际和非内陆画廊,利好的不只是收获丰富的预期销售和藏家,更重要的是通过展会这样一种形式,为艺术乃至文化界释放一种信心,让2020这个特殊的年份,增添一抹正能量的色彩,为即将翻篇的2020留下一道美好的国际文化交流的痕迹。

卖“疯”了上海双艺博 国际画廊亮相中国市场的不同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