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德体育网投

中国网

被长期忽视的弗洛伊德早期作品正重现光芒

被长期忽视的弗洛伊德早期作品正重现光芒

时间: 2021-02-20 14:30:18 | 来源: artsy

《女孩和小猫咪》1947年ARoS Aarhus艺术博物馆收藏

 

《约翰·弥尔顿》1952-2016年Roseberys收藏 

       从毕加索19世纪90年代的早期学术性作品,到戴维·鲍依1967年自我命名的首批像册,这些著名艺术家和音乐家艺术生涯的早期往往被忽略了。当下的名誉、艺术风格的变化,以及市场对较易理解的素描艺术作品的强劲需求等等因素在一起,使得很多艺术家甚至不愿面对这些早期作品。著名的英国画家卢西安·弗洛伊德(1922-2011年)也是如此。

伦敦Archeus后现代画廊的负责人Brian Balfour-Oatts认为:“弗洛伊德很排斥他个人早期作品中的那种制图员式风格。他认为这种风格束缚了他。他或许很偏执地反对自己早期作品,因为他想要完全突破早期的风格。”

弗洛伊德甚至还否认他创作了早期作品之一《戴着黑领结的男人》。这幅画在2016年被鉴定为弗洛伊德的亲笔作品。然而,弗洛伊德予以否认,因为他长期同该作品的所有者Denis Wirth-Miller先生不和,而并非所谓的以限制作品数量或坚守某种艺术风格的方式来来战略性地使作品保值。

早期的弗洛依德

《竹桌上的一只死鸟》 1944年 Omer Tiroche Gallery美术馆 估价40-50万英镑

弗洛伊德早期作品可回溯到1937年,他雕刻了《三脚马》的作品。1958年,他不再使用黑貂毛的画笔,而是开始站在画板前拿着猪毛画笔进行创作。一位深谙战后及当代艺术的佳士得拍卖行专家Tessa Lord评论到,“部分受到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影响,弗洛伊德用了更开放式的画风,有了更大胆、更加粗放的笔触。”

弗洛伊德裸体油画作品中的放松式风格,成为了他的个人标志。他已摆脱了在Herbert Read所写的《当代英国艺术》一书中被称为“安格尔式存在主义”的线性绘画手法。但是,弗洛依德早期的作品依然得到了很多评论家的赞许。

《穿着白衣的女孩》1947年Leopold Museum 博物馆收藏

《自恋》1948年 ARoS Aarhus 艺术博物馆收藏

“我总喜欢弗洛伊德的早期作品...(它们)很神奇,突出表现出的那个伦敦想要让你住进去,有点波西米亚的感觉”,艺术家David Austen在弗洛依德的《自画像(2020)》纪录片里说到。“围绕作品的神话氛围对年轻画家很有吸引力。”

佳士得把2019年称为“卢西安·弗洛伊德年”。拍卖行的预展有皇家学院的“卢西安·弗洛伊德:自画像”展览,和“卢西安·弗洛伊德的生活:1922-1968的青年时期”(即William Feaver完成的艺术家传记第一部分)。那一年,纽约的Acquavella美术馆同时推出了弗洛依德充满力量的裸体肖像作品大展。

《和白狗一起的女孩》 1950-1951年 ARoS Aarhus艺术博物馆收藏

面对近期的弗洛依德热,Balfour-Oatts却对批评家重新燃起的兴趣和收藏者的吹捧表示怀疑,他说:“弗洛伊德的早期作品很像那些老大师的。那些作品对于收藏领域的新手来说,可能是不会准备花时间去了解的。”

苏富比拍卖行的当代艺术专家及部门主任Tom Eddison却认为早期作品的价值将随着艺术批评水平的提高而增长。他说,“拍卖作品预展目录预计在2022年弗洛伊德100年诞辰之际出版。一旦所有都以黑纸白字呈现出来时,我们将对弗洛依德的作品、艺术创作的发展和时间段有更好的理解。”

《床上的女人》1991-1992年Matthew Marks Gallery 马修马克思美术馆 1.8万英镑(左)《摆着姿态的男人》1982年Zuleika美术馆(右)

Eddison还指出,弗洛依德的作品有着跨界的吸引力,收藏者的潜在兴趣已超出现代和当代作品的范畴。他进一步总结到:“像弗洛伊德这样带有北欧的、荷兰感的作品,能和收藏家手中老大师的作品很好的陈列在一起。”

另外,曾出版弗洛伊德传记第二部的Feaver说过,“弗洛依德各种在艺术中的冒险尝试确实反应在了他早期的油画和素描中。这些并没在作品中有所解释,但却映照其中。”

市场的肖像

《病中巴黎》 1948年 玛丽瑞安美术馆公司 已售

在艺术生涯的后期,弗洛伊德在主流媒体屡登头条,因为他的作品拍卖价格不断刷新纪录。他1995年的油画《沉睡的救济金管理员》在2008年佳士得拍卖中以3360万美元售出,成为在世艺术家二级市场交易中的最贵作品。2015年,《沉睡的救济金管理员(1994)》在佳士得拍卖中又刷新了他的作品成交纪录,达到5600万美元。最近,《白底上的肖像(2002-2003)》在苏富比2018年拍卖中拍得2240万美元,这是弗洛伊德作品第四高的拍卖价格。

这些作品极具冲击力的高价使得人们往往忽略了在主要和二级市场上对于弗洛伊德早期作品和纸上作品的需求。《男孩头像(1956)》在苏富比于2019年拍出750万美元,而2005年拍卖的《男人和一支羽毛(1943)》拍得670万美元。

“《沉睡的救济金管理员》的尺寸是151.3厘米X 219厘米,《男孩头像》的尺寸则仅有18厘米X 18厘米,两相比较你会意识到他早期作品有多么小幅。”Eddison提示到。“所以很难把作品的价格进行直接比较,但如果只谈财富收益,每平方英寸的价格是惊人的。”

《走向办公室》 1948年 ML美术馆 (左) 《广场上的人物》1968年 Encarnation in the Square – Annie, 1968 Waterhouse & Dodd(右)

尽管不能直接相比于油画,但弗洛伊德早期的纸上作品最近也没有拍出超出预期的价格。2018年两幅关于弗兰西斯·培根的蜡笔肖像画,均没有出售到预期的50万到70万英镑。蚀刻版画在主要市场的竞争更为激烈。例如,纽约的马修·马克思美术馆正在以1.5万美元的出售《谈话(1998)》,Archeus后现代画廊则想要以2.25万美元价格出售《埃及书籍(1994)》。 

不少局外人开始进入艺术品市场寻觅作品,如2020年在佳士得拍卖的《七张明信片》以5250英镑售出,水粉画《鱼头(1944)》去年在精英拍卖行拍卖价没能达到3000到5000美金的预估价而流拍。新人的追捧,部分因为“弗洛依德早期作品已不再流通,且多数收藏在泰特美术馆、英国文化协会和艺术委员会等机构中。这就划定了市场的边界”,Feaver提醒到,“早期作品都属于那些致力于收藏的、上了年纪的人们,或者属于博物馆,剩下没有多少可交易的。”

即将到来的逆转?

《一本埃及书籍》  1994年 马修·马克思美术馆2.2万美元

《贝拉》1987年Osborne Samuel所有38,000美元

Eddison补充到,二级市场的作品出售相对很少,弗洛依德的作品不计重复拍卖来看已经拍卖了144次。相较于毕加索近2000次的作品拍卖来说,对于弗洛依德这样级别的艺术家来说目前的作品拍卖次数还是很少的。

包括素描以及蚀刻版画在内的早期作品的初级和二级市场一直受限于各种因素。尽管弗洛伊德的版画也有着明显的技巧和美学价值,但这些作品并未如同素描和油画获得市场价值的提升。Balfour-Oatts说道:“弗洛伊德的油画几乎都买不到了,这是一个稀缺的市场。通常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版画、蚀刻画和素描等就应该增值,因为这些是买家还能承担的,但这种现象尚未发生。”

Balfour-Oatts和Eddison一致认为弗洛伊德的版画目前是被低估的。“他是20世纪最好的版画家之一。”“作品的价值尚未增加那么多,是多种因素共同构成的。这种情况将要逆转,因为弗洛依德是一位令人着迷的、伟大的艺术家。”(作者:萨缪尔·迈克拉加 编译:陈鼎琦 来源:artsy)

被长期忽视的弗洛伊德早期作品正重现光芒